神马文学

第五部 第五节【掩体纪元67年,二维太阳系】· 2

刘慈欣2020/05/18 23:22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就在三人专注于太阳二维化时,金星和火星也坠入二维平面,但与太阳相比,两颗类地行星二维化的过程显得有些平淡了。二维的火星和金星在“年轮”结构上与地球十分相似。在二维火星靠近边缘处有许多镂空区,那是原火星地层中含水的部分,说明火星地层中的水远比人们预想的多。这些水稍后也冻结成不透明的白色,但没有出现巨型雪花。巨型雪花在二维金星的外围出现了,不过数量远比二维地球的少,且都呈黄色,应该不是水的结晶。稍后,太阳这一侧的小行星带也被二维化,补齐了太阳系项链的另一半。

这时,冥王星上也出现了雪花,是小雪花,从淡紫色的天空中飘落。这是太阳二维化时被蒸发的氮和氨,随着二维太阳的熄灭,温度急剧降低,短命的氮氨大气被冻结成雪花。雪越下越大,很快在方碑和“星环”号的顶部积起了厚厚的一层。虽然没有云,但密密的飞雪使冥王星的天空变得模糊了,二维太阳和行星在雪幕之后变得朦朦胧胧,雪使世界暂时变得窄小。

“你们有没有回家的感觉?”AA在雪中举起双手转着圈说。

“嗯,我正想这么说呢。”程心深有同感地点点头。和AA一样,在她的印象中,雪似乎只是地球上才有的东西,刚才在二维地球周围看到的大雪花更加深了她的这个印象。这场在太阳系边缘的冷暗世界中的雪,使她感到了一丝母星的温暖。

罗辑看到了她们伸手抚摸飞雪的动作,有些担心地说:“我说你们两个,不会把手套摘下来吧?”

程心确实有用不戴手套的手接雪花的冲动,她想感受那丝丝的清凉,看着晶莹的雪花在自己的体温中融化……但理智当然制止她这样做,如果她真的摘下手套,地球的感觉将在瞬间消失,同时失去的还有她的那只手。那些氮氨雪花的温度是零下二百一十摄氏度,这是氮冻结的温度,在这样的酷寒中,她那只纤手很快会被冻得像玻璃一样脆。

“孩子们,没有家了,家已经变成一幅画了。”罗辑拄着拐杖摇摇头说。

这场氮氨大雪持续的时间不长,空中飘落的雪花渐渐稀疏,氮氮大气带来的紫色已经消失,天空重新变得黑暗清澈。可以看到,与下雪前相比,二维太阳和行星都变大了一些,这不是它们在继续膨胀。它们的二维化已经完成。面积已经恒定,这只是表明冥王星向着二维平面又靠近了一些。

在雪完全停下来后,靠近地平线的空中出现了一个光团,其光度迅速增加,很快超过了正在熄灭中的二维太阳。肉眼看不清细节,但他们都知道那是木星所在的位置,这颗太阳系最大的行星已经坠落到二维平面上了。冥王星有着周期为六个地球日的缓慢自转,二维太阳系的一部分已经沉入地平线之下,他们本以为看不到木星的毁灭了,现在看来,太阳系空间向二维跌落的速度在加快。

他们让飞船A.I.接收来自木星的信息。现在,能收到的图像信息已经很少,其中几乎没有可以识别的内容,大部分的信息都是音频。在每一个通信和广播预道上,都是一片声音的海洋,大部分是人声,仿佛太阳系空间已被躁动的人海填满。这声音中有呐喊、惊叫、哭泣、狂笑……甚至还有人在唱歌,从嘈杂的声浪中听不清任何内容,唯一能分辨出来的是许多人在合唱。他们唱着一首庄严舒缓的歌,像是圣歌。程心问A.I.,是否能够收到联邦政府官方的信息广播,A.I.说,政府的官方信息在地球二维化时就中断了,再也没有恢复过。太阳系联邦政府没有实现行使职责到最后一刻的诺言。

在冥王星附近的太空中,逃亡飞船仍在源源不断地飞过。

“孩子们,该走了。”罗辑说。

“我们一起走吧!”程心说。

“有必要吗?”罗辑笑着摇摇头,用拐杖指指方碑的方向。“我还是在那里舒服一些。”

“好吧,老人家,那我们等天王星二维化时再走,这样可以多陪您一会儿。”AA说,事到如今,真的也没必要再劝他了。即使上了“星环”号,最多能把结局推迟一个小时,他显然不在乎这点时间;如果不是使命在身,她们也不在乎了。

“不,现在就走!”罗辑坚决地说,用拐杖使劲蹾地,这使得他在低重力下浮起来,“谁也不知道以后跌落的速度有多快,别耽误了你们的正事。我们可以保持联系嘛,这和在一起是一样的。”

程心犹豫了一下,点了点头,“那好吧,我们走了,一定要保持联系啊!”

“当然,保持联系。”罗辑对她们举起拐杖以示告别,然后转身向方碑走去。低重力之下,他像是在雪地上飘行,不时用拐杖点地以减慢速度。程心和AA目送着他,直到这位面壁者、执剑人和人类最后的守墓人老迈的身影消失在方碑的大门中。

程心和AA返回“星环”号,飞船立刻起飞,推进器激起漫天的雪雾,很快达到了冥王星仅每秒一千米多的逃逸速度,进入太空轨道。从舷窗和监视画面中她们看到,冥王星原来蓝黑相间的表面现在又多了大片的雪白,用各种语言刻在大地上的“地球文明”的巨字被雪覆盖,几乎认不出来了。“星环”号从冥王星和它的卫星卡戎之间穿过,这两个天体相距如此之近,有穿过峡谷的感觉。

就在这道“峡谷”中,有许多逃亡飞船形成的移动的星星,它们的速度都比“星环”号要快许多。有一艘飞船从近处飞速超过“星环”号,距离不超过一百千米,推进器的光芒照亮了卡戎平滑的表面,可以清晰地看到它那三角形的船体,以及推进器喷出的近十千米长的蓝色火焰。

A.I.介绍说:“那是‘迈锡尼’号,一艘中型行星际飞船,没有配备循环生态系统,飞出太阳系后,即使船上载满给养并且只有一个乘员,生存时间也不超过五年。”

A.I.不知道,“迈锡尼”号不可能飞出太阳系,与其他的逃亡飞船一样,它在三维世界的生存时间不会超过三个小时了。

“星环”号飞出冥王星和卡戎构成的峡谷,把两个暗冷的世界甩在后面,飞进浩渺的太空。这时,她们看到了二维太阳的全貌,木星的二维化已经基本完成,现在,除了天王星,太阳系的绝大部分都已经二维化。

“天啊,星空!”AA失声喊道。

程心知道她说的是凡·高的《星空》,像啊,太像了。她脑海中那幅画的记忆,与眼前的二维太阳系几乎完美地重叠在一起。太空中充满了巨大的星体,这星体所占的面积甚至大于它们之间空间的面积,但星体的巨大并没有给它们带来实在感,它们像是时空的旋涡。宇宙中,空间的每一处微小的部分都在惊惧和疯狂中流动着、翻滚着、颤抖着,像燃烧的火焰。却只散发出酷寒。太阳和行星,所有的实体和存在,只是这时空乱流产生的幻象。

程心现在回想起两次看到《星空》时奇怪的感觉:画面中星空之外的部分,那火焰般的树,暗夜中的村庄和山脉,都呈现出明显的透视和纵深;但上方的星空却丝毫没有立体感,像挂在夜空中的一幅巨画。

因为星空是二维的。

他是怎么画出来的?1889年的凡·高,精神第二次崩溃的凡·高,难道真的用分裂和谵妄的意识,跨越五个多世纪的时空,看到了现在?!或者反过来,他早就看到了未来,这最后审判日的景象才是他精神崩溃和自杀的真正原因?!

“孩子们,你们还好吗?准备做什么?”罗辑在一个刚弹出的信息窗口中出现了。他已经脱去了太空服,白发和白须在低重力中飘浮起来,像在水中一般。他的身后,是那条准备保存一亿年的隧道。

“您好!我们准备把那些文物扔到太空中去,但我们想留下《星空》。”AA说。

“都留下吧,不要扔了,带上它们,走吧。”

这话令程心和AA很惊奇,她们对视了一眼。AA问道:“走?去哪儿?”

“去哪儿都行,你们可以去银河系的任何地方,甚至可以在有生之年飞到仙女座星云去。‘星环’号能够以光速航行,它安装了世界上唯一一套空间曲率驱动引擎。”

震惊令程心和AA说不出话来。

“维德死后,星环城的残余力量没有放弃努力,后来,又不断有人从监狱里释放出来,他们开始建设另一个秘密研究基地,知道在哪里吗?水星。那里也是太阳系人迹罕至的地方。四个世纪前,那个面壁者,那个叫雷迪亚兹的,用巨型氢弹在水星上炸了一个大坑。基地就建在那个坑里,建设过程用了三十多年,最后坑用一个大穹顶盖上了,对外宣称是一个研究太阳活动的机构。你们的星环集团后来也恢复运作,有了些发展,可以把基地维持下去。”

一道亮光射进舷窗,程心和AA并没有去看外面发生了什么。飞船A.I.提示,天王星发生“形态变化”,这意味着天王星也开始向二维跌落。在太阳另一侧的海王星早已二维化,这时,冥王星与二维平面之间已经没有任何天体了。

“维德死后第三十五年,空间曲率驱动的研究在水星基地恢复了,就从把你那截三毫米的头发驱动两厘米的阶段开始。研究持续了半个世纪,其间因各种原因有过几次中断,渐渐由理论研究过渡到技术开发。这期间的艰难和曲折我就不说了。在技术开发的最后阶段,需要进行大规模的曲率驱动实验。对于水星基地来说,这是一大障碍,一是因为基地的力量有限,难以进行这样的实验;二是一旦进行实验,必然产生大规模的航迹,这就使水星基地的真实目的暴露了。其实,这五十多年来,基地的人员流动很大,联邦政府不可能对水星基地的内幕没有察觉,只是由于研究和实验的规模都很小,且研究都冠以别的名目,他们对此一直容忍了。但要进行大规模实验,必须有政府的合作。我们去找了联邦政府,后来双方合作得很好。”

“禁止光速飞船研究的法律废除了吗?”程心问。

“没有,政府与我们合作是因为……”罗辑用拐杖敲击着地面,发出均匀的嗒嗒声——他在犹豫,“这个,暂时还是不说吧。一年前,三套曲率引擎制造完成,共进行了三次无人光速试航,第一次是一号引擎。它在距太阳一百五十天文单位的太空进入光速,以光速航行一段后返回,对于引擎本身来说,试航时间只有十分钟左右,但对我们来说,它们在三年后才返回。第二次试航是二号和三号引擎同时进行,现在,那两套引擎已经在奥尔特星云之外,预计返回太阳系要在六年后了。安装在‘星环’号上的是经过第一次试航的一号引擎。”

“可是‘星环’号上怎么只有我们两个人,至少应该再带两个男人啊?!”AA对罗辑喊道。

罗辑摇摇头说:“来不及了,孩子。联邦政府与星环集团的合作项目是秘密进行的,知道存在曲率引擎的人不多,知道太阳系仅存的那一套安装在什么地方的人更少,但还是很危险,末日到了,人心难测啊。‘星环’号将成为全世界争夺的对象,人们将为它自相残杀,最后可能什么都不会剩下。所以,在打击警报发布前,必须让‘星环’号尽快离开掩体世界,当时真的没时间了。曹彬让‘星环’号到冥王星来,是想让你们接我上飞船,其实他应该让‘星环’号从木星直接加速到光速。”

“是啊,您为什么不跟我们一起走呢?!”AA大声问。

“我活得够长了,就是上了飞船,也活不了多久,在这里做一个守墓人很合适。”

“我们去接您!”程心说。

“不要胡来,时间不多了。”

三维空间正在加速向二维平面坠落,在飞船的视野中,二维太阳已经占据了一半的太空,它现在已经完全熄灭,是一片浩渺的暗红色死海。这时,程心和AA发现,二维平面并不是绝对平整的,它在波动!有一道道两端都望不到尽头的长波滚过二维平面,正是三维空间中类似的波动和翘曲,使“蓝色空间”号和“万有引力”号拥有进入四维空间的通道。即使在没有二维物质的地方,二维平面的波动也能看得出来——这是二维空间在三维中的一种自显形,只有在平面足够大的情况下才能产生。在“星环”号上,已经明显地感觉到加速坠落产生的空间畸变。程心看到,圆形的舷窗变成了椭圆,本来很苗条的AA变得有些矮胖,空间在坠落的方向上拉伸,但程心和AA并没有感到任何不适,飞船各系统的运行也正常。

“请返回冥王星!”程心对A.I.说,然后她转向窗口中的罗辑,“我们一定要回去,时间还是有的,天王星还在二维化!”

“目前可通信的指令者中,罗辑拥有最高指令权限,只有他才能指令‘星环’号返回冥王星。”飞船A.I.刻板地回答。

隧洞前的罗辑笑了笑,“我要是想走,刚才就跟你们走了,我这样岁数的人,不适合远航了。孩子们,不要为我操心了,我说过的,我什么都没有失去。准备启动空间曲率驱动。”

罗辑的最后一句话是对飞船A.I.说的。

“航线参数?”A.I.问。

“目前航线的延长线吧,我也不知道你们要去哪儿,我想现在你们自己也不知道,要是想起了目的地,在星图上指出来就行了,半径五万光年内的大部分恒星,飞船都可以自动导航到达。”

“指令执行中,空间曲率驱动引擎三十秒后启动。”A.I.说。

“我们要进入深海液吗?”AA问,但她心里清楚,如果是常规推进,这样级别的加速度,进入什么液都要被压成薄饼的。

“不需要任何准备,这是空间驱动,没有过载。”

“曲率驱动引擎启动,系统运行正常。空间扭矩:23.8。推进曲率比:3.41:1;‘星环’号将在六十四分十八秒后进入光速。”

在程心和AA的感觉中,A.I.宣布的启动更像是停机,因为周围突然安静下来,而且这安静一直持续下去。她们知道,安静是由于聚变发动机停机所至,聚变堆和推进器产生的嗡嗡声消失了,但再也没有其他的声音来填补,真的很难相信有什么东西启动了。

不过,曲率驱动的迹象还是出现了。空间畸变渐渐消失,舷窗重新变圆,AA也恢复了苗条。透过舷窗看外面,附近的逃亡飞船仍在超越‘星环”号,但超越的速度明显变慢了。

这时,飞船A.I.播出了一段正在进行的逃亡飞船间的音频通信,可能是它感觉通信的内容与“星环”号有关才播出的。

“快看,那艘船怎么加速那么快?!”一个女人尖叫道。

“哦,天啊,里面的人会被压成肉膜的。”一个男人说。

然后出现了另一个男人的声音:“你们这些白痴,那样的加速飞船也会被压扁!可它没有,那不是聚变发动机,那是空间曲率驱动!”

“曲率引擎?!光速飞船?!光速飞船!”

“看来传闻是真的了,他们自己在秘密建造光速飞船,自己逃跑……”

“啊呀呀呀呀!啊!!啊!!!”这是第一个女人的声音。

“前面的,拦截它!撞死它!!”

又是那个女人的声音,“啊!他们能达到逃逸速度,他们能逃掉!他们能活!!啊啊啊!!我要光速飞船!拦住它呀!掐死里面的!!”

……

这时又出现一声尖叫,来自飞船内部,是AA发出的:“天啊!冥王星怎么变成两个了?!”

程心转向那个信息窗口,里面显示着飞船监视系统拍摄的冥王星的画面,这时冥王星已经远去,但还能够清晰地看到,正如AA所说,冥王星与它的卫星卡戎都变成了两个,相距不远地并列着。程心还发现,被复制的不仅仅是冥王星,二维平面背景上的景观也有部分重现,就像在图像处理软件中框选并复制了一个区域后稍稍移开一样。

“那是因为在‘星环’号的航迹中,光速变慢了。”罗辑解释说,他的图像已经开始扭曲,但声音仍很清晰,“你们看到的其中一个冥王星,是慢光速传过来的图像。在这个过程中,冥王星还在运行中,它移出了航迹的范围,又通过正常光速传来一个图像,你们就看到两个了。”

“光速变慢?”程心敏感地觉察到了一个巨大的秘密。

罗辑继续说:“听说你们是从肥皂小船悟出曲率驱动的,那我现在问一句:小船在浴盆中航行到达对岸后,你们有没有把它拿回来,放到浴盆里再试一次?”

当时没有,由于担心智子,程心把小船扔到一边去了,但很容易想出结果。

“小船不会再动了,因为第一次航行后,水的张力已经被减小了。”程心说。

“很对,光速飞船也一样。在曲率驱动的航迹上,空间的结构也被改变了,如果把同样的第二艘曲率驱动飞船放在第一艘飞船的航迹范围里,它将寸步难行。在航迹空间中,必须使用功率更大的曲率引擎,这时,空间曲率驱动仍能够使飞船达到航迹空间的最高速度,但这个速度比第一次航行时达到的最高速度要低得多。换句话说,在航迹空间里,真空光速降低了。”

“能降低到多少?”

“从理论上说能降到零,但在实际中几乎不可能做到。不过,把‘星环’号的曲率引擎的空间扭矩调到足够大,可以使航迹空间的光速降到人们梦寐以求的每秒16.7千米。”

“这就是……”AA盯着罗辑的影像说。

这就是黑域了,程心这样想,但没有说出来。

“这就是黑域。”罗辑说,“当然,要产生容纳一个恒星系的黑域,一艘飞船是远远不够的。据计算,生成容纳太阳系的黑域需要一千多艘曲率驱动飞船,这些飞船以太阳为中心,放射状地朝各个不同的方向加速到光速,它们产生的航迹在扩散中连成一体,形成一个笼罩整个太阳系的球体,这个球体中的光速为每秒16.7千米,这就是低光速黑洞,就是黑域。”

“黑域是光速飞船产生的!”AA说。

在宇宙中,曲率驱动航迹既可以成为危险标志,也能成为安全声明。如果航迹在一个世界旁边,是前者;如果把这个世界包裹在其中,则是后者。就像一个手拿绞索的人,他是危险的;但如果他把绞索套到自己的脖子上,他就变成安全的了。

“是的,但这点知道得很晚。在曲率驱动的研究中,实验是领先于理论的,你知道,这也是维德的风格。很多实验中的发现在理论上无法解释,没有理论指导,也就很难有意识地去注意一些现象。在研究初期,就是驱动你头发的那个阶段,曲率驱动产生的尾迹很少很淡薄,没有被注意到。其实当时有很多迹象,比如那些尾迹扩散后,低光速曾使附近一些计算机的量子集成电路出现故障,但还是没人往这方面想。后来随着实验规模增大,人们才发现了曲率驱动尾迹的秘密。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联邦政府才同意与我们合作。这时,可以说他们对这个事业是倾尽全力的,政府投入了巨大的力量研制光速飞船,但时间已经来不及了……”罗辑摇头叹息一声,没有再说下去。

“从星环城事件到水星基地建立完成,这中间有三十五年,宝贵的三十五年耽误了。”程心替他把话说了出来。

罗辑默默地点点头,他看程心的目光已经没有了慈爱,像最后审判日的火炬,至少在她看来是这样,那目光分明在说:孩子,看看你干了什么?

现在程心知道,地球文明的三条生存之路:掩体、黑域和光速飞船,其中只有光速飞船是真正的活路。

云天明指出了这条活路,但她把这条路堵死了。

如果她没有制止维德,星环城有可能获得独立,即使是暂时的、有限的独立,也有可能促使他们发现曲率驱动的尾迹效应,这将使联邦政府改变对光速飞船的态度,进而使人类有足够的时间建造那一千多艘光速飞船,进而有可能建造黑域,避免这次维度打击。

那时,人类会分成两部分,想飞向星空的和想在黑域中过安乐生活的,前者乘光速飞船离去,为后者留下黑域,各得其所。

她终于还是犯了第二次错误。

她两次处于仅次于上帝的位置上,却两次以爱的名义把世界推向深渊,而这一次已没人能为她挽回。

她开始恨一个人,这人就是维德,她恨他竟然遵守了诺言。为什么遵守?男人的尊严,还是为了她?当然,程心也明白,维德当时并不知道曲率驱动的尾迹效应,他研制光速飞船的目的,就像那个不知名的星环城战士所说,是在为自由而战,为成为宇宙中的自由人而战,为了太阳系外那千万个美妙的世界而战。如果他知道光速飞船是人类唯一活路的话,她相信他是不会受到诺言限制的。

但是不要推卸责任,不管她是不是真的仅次于上帝,只要在那个位置上,就不可能推卸责任。

不久前在冥王星上时,程心刚刚经历了一生中最轻松的时刻。其实面对世界末日的人是最轻松的,所有的责任和负担都已卸下,所有的担忧和焦虑都已消散,人生回到了从母腹出生时最单纯的状态。程心那时只需平静地等待,等待着在这如诗如画的毁灭中,成为太阳系巨画的一部分。

但现在,一切都反过来了。早期宇宙学曾有过一个悖论,认为如果宇宙无限,具有无限数量的天体的引力相叠加,将使宇宙中的每一点都受到无穷大的引力。程心这时感觉自己真的受到了无穷大的引力,这引力来自宇宙的各个方向,无情地撕扯着她的灵魂。一百二十七年前,她作为执剑人的最后时刻那可怕的幻觉又出现了,四十亿年的时光沉积在她上方,让她窒息。太空中充满了眼睛,都在盯着她,恐龙的眼睛,三叶虫和蚂蚁的眼睛,鸟和蝴蝶的眼睛,细菌的眼睛……仅地球上生活过的人类的眼睛就有一千亿双。

程心看到了AA的眼睛,读出了她目光中的话:你终于还是遇到了比死更可怕的事。

程心知道自己必须活下去,她和AA将是地球文明仅存的两个人,如果她去死,就等于杀了地球人类的一半,她只能活下去,这真是与她的失误极其相称的惩罚。

可是,前方的航程一片空白,她心中的太空不再是黑色的,而是变成了虚无的颜色。去哪里还有什么意义?

“我们去哪儿?”程心喃喃地问道。

“去找他们。”罗辑说,这时他的图像更加模糊,而且变成了黑白的。

这话像闪电般照亮了程心黑色的思绪,她和AA对视了一眼,她们当然明白“他们”的含意。

罗辑接着说:“他们还在,五年前掩体世界收到了他们发出的引力波信息,很简短的信息,不知道他们在哪儿。‘星环’号在航行时会定期发出呼叫他们的引力波信号,也许你们能找到他们,或者他们找到你们。”

这时,罗辑的黑白影像也消失了,但仍能听到他的声音,他说了最一句话:“哦,要进画里了,孩子们,走好。”

来自冥王星的信号彻底中断了。

从监视系统的画面上看到,冥王星亮起来了,并开始在二维中扩散,显然博物馆所在的区域是最先接触二维平面的。

“星环”号的速度所产生的多普勒效应已经能够观察到,从单个的星星看不出什么,但总体来看,前方的星光微微偏蓝,后方则偏红,这种色彩的变化在后面的二维太阳系中也能看出来。

外面已经看不到逃亡飞船了,“星环”号全部超过了它们。现在,所有的逃亡飞船正雨点般地跌落到二维平面上。

来自太阳系的音频信号已经很稀疏了,都是很短促的话音,由于多普勒效应导致的信号频率变化,声音听起来有些怪异,像是吟唱一般:

“我们已经很近了!你们在我们后面吗……”

“不要这样!不要这样……”

“没有痛苦,我告诉你们,就一瞬间的事……”

“到了现在你还不相信我,那好,不要相信好了……”

“是的,宝贝,会变得很薄……”

“到这边来!我们要在一起……”

……

程心和AA静静地听着,信号越来越稀疏,声音出现的间隔越来越长,又过了三十分钟,她们终于听到了太阳系传出的最后一个人声:

“啊——”

这声呼喊戛然而止,在以后的时间里,万籁俱寂。这幅名为太阳系的二维巨画完成了。

“星环”号仍在向二维平面跌落,它已经达到的高速度只是减缓了跌落的进程,飞船仍未达到二维跌落区的逃逸速度。这时,“星环”号是太阳系唯一还处于二维空间之外的人造物体,程心和AA是仅有的画外人。“星环”号距二维平面已经很近了,从这个角度看去,二维太阳已经变得很扁平,像从海岸看大海一样,它那不再发光的暗红色平面无边无际。刚刚二维化的冥王星这时变得很大,且以肉眼能够觉察的速度继续变大。程心看着二维冥王星那精致的“年轮”,想从中找出博物馆的痕迹,但没找到,它毕竟太小了。三维空间向二维跌落的洪流似乎不可抗拒,程心这时有些怀疑,曲率引擎是否真的能使飞船进入光速,她真的希望一切就此终结,但这时,飞船A.I.说话了:

“‘星环’号将在180秒后进入光速,请指定航线。”

“我们不知道去哪儿呀……”,AA茫然地说。

“你们可以在进入光速后指定航线,但在飞船参照系中,光速航行的时间很短,可能越过目的地,所以最好现在就指定。”

“我们不知道去哪里找他们。”程心说,“他们”的存在使未来有了些亮色,但仍是一片茫然。

AA突然抓住程心的手说:“你忘记了,宇宙中除了他们,还有他!”

是的,还有他。程心瞬间被强烈的思念淹没了,她从来没有像这样渴望见到一个人。

“你们有个约会!”AA说。

“是的,我们有个约会。”程心机械地回答,感情的激荡使她处于呆滞状态。

“那就去你们的星星!”

“好的,去我们的星星。”程心激动地对AA说。然后她问飞船A.I.能够定位DX3906恒星吗,这是危机纪元初的编号?”

“可以,这颗恒星现在的编号是S74390E2,请确认。”

她们面前显示出大幅的全息星图,范围是太阳系周围半径五百光年,一颗恒星闪耀着醒目的红光,被一个白色的箭头所标识;程心太熟悉那颗星了。

“是的,就是它,我们去那里吧。”程心点点头说。

“航线初始化完毕,‘星环’号在五十秒后进入光速。”

星图消失,切换成外部全景显示模式,飞船环境全部隐去,程心和AA如同悬浮在太空中一样,A.I.以前从未使用过这种显示模式。航向的前方是银河系的星海,这时已经变成了纯蓝色。真的让人想起了海洋;后方,是二维太阳系,二维太阳和行星都笼罩在如血的红色中。

突然,宇宙发生了剧变,前方的所有星星都朝航向所指的方向聚集,仿佛这一半宇宙变成了一个黑色的大碗,群星都在向碗底滑落,很快在正前方聚成密密的一团,已经分辨不出单个的星星,它们凝成一个光团,像一块巨大的蓝宝石发出璀璨的蓝光。不时有零星的星星从光团中飞出,划过漆黑的空间快速向后飞去,它们的色彩不断变化,从蓝变成绿,再变成黄色,当它越过飞船后,则变成了红色。在飞船的后方,二维太阳系和群星一起凝聚成红色的一团,像在宇宙尽头熊熊燃烧的篝火。

“星环”号以光速向云天明送给程心的星星飞去。

 

共0条评论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