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马文学

第三部 第四节【广播纪元7年,云天明的童话】· 1

刘慈欣2020/05/18 23:22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【广播纪元7年,云天明的童话】

情报解读委员会(IDC)的第一次会议也是在智子屏蔽室中召开的。虽然多数人倾向于认为智子已经消失,太阳系和地球都是“干净”的了,但还是采取了这个保密措施,主要是考虑到,万一智子仍然存在,可能威胁到云天明的安全。

目前对公众发布的,只是云天明与程心的对话,而云天明传递的情报主体——那三个童话故事,仍处于绝对保密状态。在透明的现代社会,从舰队国际和联合国层面上对如此重大的信息向全世界保密,是一件很难做到的事,但各国还是很快就此达成了一致。如果情报主体被公布,可能出现全世界的解读热潮,这可能危及到云天明的安全。云天明的安全如此重要,并不仅仅是为他个人考虑,目前,他仍然是唯一一个身处外星社会并深入星际的人,未来,他的重要性不可取代。

同时,对于云天明情报的保密解读,标志着联合国的权力和行动能力的进一步增强,使其向真正的世界政府又迈进了一步。

这间屏蔽室比程心在太空中用过的那间要宽敞些,但作为会议室仍很狭窄。目前建立的屏蔽力场只能在有限的空间体积内保持均匀,体积增大力场会产生畸变,失去屏蔽作用。

与会的有三十多人,除了程心,还有两个公元人,他们是曾经的执剑人候选人中的两位:加速器工程师毕云峰和物理学家曹彬。

所有人都穿着连体的高压防护服,因为屏蔽室的金属墙壁都带电,需要防止内部人员意外触碰。特别是要求人们戴防护手套,以防有人习惯性地点击墙壁试图激活信息窗口。在屏蔽力场中,任何电子设备都不能运行,所以室内没有任何信息窗口。为保持力场的均匀,这里的陈设尽可能减少,主要就是人们的座椅,连会议桌都没有。与会者们穿的防护服原是电业工人高压作业时穿的,在简陋的金属房间中,这一群人像是古代的工厂车间在开班前会。

对于简陋和拥挤,以及空气中的静电带来的刺鼻味道和皮肤的不适,与会者没有人抱怨。近三个世纪一直在智子的监视下生活,现在突然脱离了异世界的偷窥,屏蔽室中的人们都有一种前所未有的解脱感。智子屏蔽技术是在大移民结束后不久实现的,据说第一批进入屏蔽室的人都患上了一种“屏蔽综合征”,他们像喝醉酒一样特别多话,无所顾忌地向身边的人倾诉自己的隐私。有一名记者用诗意的语言形容道:“在这个狭窄的天堂,人们敞开了心扉,我们对视的目光不再含蓄。”

IDC是舰队国际和联合国行星防御理事会共同组建的机构,其使命是解读云天明传递的情报。它按照不同的学科和专业分为二十五个小组,这次与会的并不是专业科学家,而是各小组的负责人,也就是IDC的委员。

IDC主席首先代表舰队国际和联合国向云天明和程心表达敬意,他称云天明为人类历史上最英勇的战士,说他是第一个在外星世界成功生存的人类——在敌人的心脏,在那难以想象的环境中,他孤军奋战,给危难中的地球文明带来了希望;程心则以自己的勇气和智慧,冒着生命危险成功地接收了来自云天明的情报。

这时,程心小声向主席请求发言。她站起来环视了一圈会场后,说:“各位,眼前的一切,都是阶梯计划的最终成果。这个计划与一个人是分不开的,在三个世纪前,正是因为他的坚持,并用果敢的领导能力和卓越的创造力,使阶梯计划克服重重困难得以实现。这个人就是时任行星防御理事会战略情报局局长的托马斯·维德,我认为我们也应该向他表示敬意。”

会场沉默了,对程心的提议没人表示赞同。在大部分人的心目中,维德是公元世纪黑暗人性的象征,是眼前这个险些被他杀掉的美丽女性的反面,想到他总是令人不寒而栗。

主席(他本人是PIA的现任局长,是维德在三个世纪后的继任者)也没有对程心的话做出回应,而是继续会议的议程:“对于情报的解读,委员会有一个基本的原则和期望,情报不可能提供任何具体的技术信息,但却有可能指明正确的研究方向,对包括光速宇航和宇宙安全声明在内的未知技术,提供一个正确的理论概念。如果做到这一点,就为人类世界带来了巨大的希望。”

“我们得到的情报分为两大部分,一部分是云天明与程心博士的对话,另一部分是他讲的三个故事。初步分析认为,重要的信息都隐藏在三个故事中,对话部分可解读的东西并不多。由于以后我们的注意力不会放在对话部分,在这里先把从对话中已经得到的信息总结一下。”

“首先我们得知,为了这次情报传递,云天明做了长期大量的准备工作,他创作了上百个童话故事,包含情报的三个故事就混杂在这些故事中。他通过讲述和出版选集的方式使三体世界熟悉这些故事,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,很不容易,如果在这个过程中那三个故事隐含的信息没有被识破,以后敌人也会认为这些故事是安全的。但即使这样,他还是给三个故事加上了另一道保险。”

主席转向程心,“我想提个问题:真像云天明说的那样,你们在童年时就认识吗?”

程心摇摇头,“不,我们只是大学同学,他与我确实都来自同一个城市,但我们的小学和中学都不是同一所学校,大学之前我们肯定不认识。”

“这个王八蛋!他这么撒谎,想要程心的命吗?!”坐在程心旁边的艾AA大叫起来,引来众人不满的侧目。她不是IDC的委员,是作为程心的顾问和助理参加会议的,这也是由于程心的坚持。AA在天文学上曾经有所建树,但在这里她资历太浅,受到所有人的轻视,人们都认为程心应该有一个更称职的技术顾问,甚至程心本人也常常忘了AA曾经是一名科学家。

一名PIA官员说:“这么做危险性并不太大。他们的童年时代在危机纪元前,那时智子还没有到达地球,当时的他们也不可能是智子的探测对象。”

“可后来他们会查公元世纪留下来的资料!”

“现在要查到危机纪元前两个孩子的资料谈何容易?即使查到当时的户籍或学籍记录什么的,知道他们小学和中学都不在同一所学校,也不能证明那时他们就不相识。还有一点你没想到,”PIA官员毫不掩饰对AA缺乏专业素质的轻蔑,“云天明是可以动用智子的,他肯定先试着查询过。”

主席接着说:“这个冒险是必要的,云天明把三个故事的作者换成了程心,这就进一步使敌人确信了这些故事的安全性。在讲述的一个多小时中,黄灯一次没亮,后来还发现,其实在故事全部讲完时,智子限定的会面时间已过去了四分钟,为了让云天明把最后一个故事讲完,监听者善解人意地把会面时间总共延长了六分钟,这就说明他们对这些故事已经没有戒心。云天明这么做还有一个重要目的,他借此传达了一个明确的信息:三个故事中隐藏着情报。

“至于从对话中能够解读的其他信息不是太多,我们一致认为云天明最后的一句话比较重要——”主席说着,右手在空中比画了一下,这是个习惯性动作,试图点开全息信息窗口,发现做不到后,他就自己说出了那句话,“‘那我们约定一个相会的地点吧,除了地球,再约另一个地方,银河系中的另一个地方。’这句话可能的含义有两个,第一,他暗示自己不可能返回太阳系了;第二——”主席停了一下,又挥了一下手,这次像是要赶走什么东西,“其实并不重要,我们继续下面的吧。”

会议室中的空气有些凝重了,人们心里都清楚这句话的第二个含义:云天明对地球避免打击生存下来没有信心。

工作人员开始在会场分发文件,文件是蓝色封面,只有编号没有题目,在这个时代,纸质文件已经很罕见了。

“各位请注意,文件只能在这里阅读,不能带出会议室,也不能作记录。它的内容在场的人大多数都是第一次接触,现在让我们一起把它读一遍吧。”

会场静下来,人们开始认真阅读那三个可能拯救人类文明的童话故事。

 

共0条评论

发表评论